图画昆明 图画昆明
失独妈妈50万针“琴棋书画”巨幅绣作想找买家
健康站发布时间:2018-10-26 14:40:29进入社区

PA210289_副本_副本

挑染的短发,搭配着浅灰的发卡,浮肿的双眼,隐隐可见两条黑色的眼线,老人的身材较胖,迈着蹒跚的步伐走过来,身上的裙尾也跟着飘动起来。看得出来,是个爱美的人,她叫刘联琴,55岁,还没开口说话,便发出爽朗的笑声。“太好了!终于等到你们,我今天都不敢出门。看,这就是我绣的那幅长画。”

看刘联琴的精神状态,谁也想不到,她是位失独妈妈。现在,她加入了爱心鸟公益组织,在这个大家庭里,同样聚集着不少失独妈妈,她们相聚,互助、唠嗑,相互安慰,化解生活中的苦难。10月21日下午,爱心鸟公益志愿者听刘阿姨讲述了她和她的刺绣故事。

自我救赎:靠手绣走出失独阴影

2012年,刘联琴唯一的儿子因病过世。“他活了28年,与病魔抗争了28年,最后还是走了。”刘联琴的儿子小时候学习成绩非常好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这是刘阿姨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。然而家庭的变故,自己因先后离婚、下岗、失业,孩子过世的遭遇,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拖入了巨大的苦难深渊。

儿子过世后,刘联琴与80多岁的老母亲相依为命不到两年,她最亲的母亲和大姐也撒手离开了人世。从此,她一个人也开始了漫漫的求“生”之路。

“我的命运就这样一步步被改写,从2006年开始就一直领低保到现在,最开始那两年,我也在问我自己,最亲的亲人都走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。”唯一的亲人离去,对刘联琴整个家庭来说意味着毁灭性的打击,她面临的不仅仅是心灵上的巨大痛苦,还要忍受长期的孤独,以及晚年生活无子女而带来的精神上的恐惧与忧伤。

刘联琴的儿子是在2012年去世的,那几年,刘联琴形容自己是“想啊想啊,脑袋都要炸了” 6年来,只要她感觉自己身体不舒服,都要把门打开才敢入睡。她怕自己病在家中无人知晓,遇到事故或者发生意外,无法及时求助。直到有一天,她无意中看到儿子当年买给她的一幅十字绣:“蒙娜丽莎画像”,那一刻,她无比感谢儿子给她找到了一条自我救赎之路——刺绣。

PA210165_副本_副本

3年半绣出3.6米巨幅作品“琴棋书画”

“唯有拿起手里的针线活,心才静得下来,不然我就会乱想。”刘联琴说,抱着试试的态度,她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自我救赎——刺绣,没想到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开始了自己“拈针拿线”的生活。“我小时候跟老妈学过,以前还做过衣服和裤子,手艺不错。”

“生活安排得满满的,自己就不会乱想。晚上也能睡着。我颈椎不好,又有风湿病,腿脚不麻利,自从拾起手工活后,我的精神面貌就好一点了。”回忆起3年前的自己,刘联琴总结自己就是个拼命三郎。靠领低保生存的她,第一次就很奢华的购买了布、针、10支笔和50多种颜色的线。

刘联琴住的是廉租房,家里挂满了自己绣的十字绣,一间40平的房子,被隔成两小半间,分别是客厅和卧室,不大的屋子里挂满了《花开富贵》、《蒙娜丽莎》、《美人鱼》等一幅幅精美的手工绣品。短时间内接连失去3位亲人,她的孤独,只能在日日夜夜的手工活中寻找慰藉。

从80公分的《美人鱼》手绣,到1米5长的《花开富贵》丝绣,每一幅作品都让她体会到了人生的另一种成就感。“第一次绣的时候,手法拙笨,一度怀疑自己能不能拾起自己当年的手艺,但后来却越来越有兴趣。”透过花开富贵,她仿佛看到了年轻时一家人的快乐时光。六年来,大大小小,她绣了几十幅作品,具体多少幅她也记得不太清楚,她说,她只钟情于这五色勾勒出的斑斓天地。每次绣好一幅,就感觉自己还能帮上朋友的忙,还有存在的价值。

2013年初,为了挑战自己,她给一个十字绣店的老板借了一本专业教材,选中了一幅长3.6米、宽1.5米的“琴棋书画”图,图上有18仕女,并且整幅图都需要满绣,难度非常大。3年半的时间里,除了上街买菜、做饭、做做家务,她几乎是从天亮绣到天黑,“为了绣好这幅画,在这3年多的时间里,用掉了80多支笔,弄断了30多颗针。左手食指和中指不知到被扎了多少针。”5年前的手绣时光,刘联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,她回忆说,绣图时间长了,她的眼睛常会痛得流眼泪。还有长期坐着刺绣,导致她一度消化能力变得很弱很弱,患了胆结石病,把自己的胆也贡献给这幅画了。

PA210240_副本_副本

曾有人出价3万元购买  她没舍得卖

“这幅太大了,家里挂不了,我也没钱做画框,一直放在柜子里快3年了。”刘联琴从柜子里拿出折叠整齐的十字绣《琴棋书画图》,脸上带着笑容的将十字绣展开,几乎相当于普通客厅的一面墙那么长,一针一线穿连而成,栩栩如生的18位美女,跃入爱心鸟志愿者的眼中。

“你们看,这18位古代仕女,她们有的在认真的下棋,有的在弹奏乐曲,有的在专心致志地读书,还有几个在看画卷。我大概算了一下,这幅图,我一共绣了50多万针,用了60多种颜色的线,花了三年半的时间才完成的。仅物料成本就花了我1000多元,够我领两个月的低保了。”刘联琴在绣的过程中,需要仔细对书本上的线号、图纸、布的格子等每一个细节认真比对,整张图不仅正面绣得十分整齐,背面的针线也很精细。整幅绣品,针针分明,线条有劲,颜色鲜艳。


PA210296_副本_副本

“我平日里比较喜欢看古装电视剧,特别喜欢红楼梦里面的人物,尤其是看到古装剧里面的女性不但贤淑温柔,而且还特别有才艺,很是羡慕。儿子和老母亲在的时候,想着老房子拆迁后,能换个大房子,所以特意手工绣了这幅《琴棋书画图》”,用来勉励自己要做个好妈妈,也鼓励儿子好好学习。”话语间,刘联琴连忙转身端茶杯给爱心志愿者,试图掩去眼角流下的泪水。曾经也有人出3万多元买这幅十字绣,她没有卖,因为这不仅仅是一幅简单的手工绣制品,更是她救赎之路的艺术结晶,对她来说是有生命价值的。

如今,她想卖绣品养老

目前,刘阿姨的生活来源靠每月600多元的低保以及零碎工挣来的钱,而这不多的钱,她有一半要用于治疗自己的风湿病。“我今年54岁了,出去找活计也没人要,尤其是一知道我是失独妈妈的,更是不敢要,还好政府政策好,给我这一点经济上的补助。”说到这,刘联琴沉默寡言,没有一丝笑容,表情瞬间变得很凝重。她说:“你们问我还有什么困难,什么困难也没有,我最担心的就是怕自己将来老了,哪一天病死在家里都没人发现,想想都很害怕。”

微信图片_20181026100254

刘联琴生活十分节约,平时做饭、买菜都舍不得买肉,基本没有食用油和新鲜的蔬菜,家里的灶台上只摆放了10多个土豆,她总是很随和的说:土豆耐吃,加之我的胆被切除了,吃其它的也不好消化。每天能吃上土豆就不错了,哪里顾得上这些。

岁数逐渐步入晚年,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,刘联琴虽然靠刺绣走出了失独阴影,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付诸她自身主要消化功能的“胆”也因胆结石病复发被永远切除了。“琴棋书画是我的封针画,以后再也不敢坐着刺绣了,医生说,我在长期刺绣的话,就会引发各种老年病。”刘联琴患有风湿,家里的蹲坑不方便,很早就想换个马桶,但老人手里没有积蓄,也不敢去医院治疗,只能去二手市场买坐便椅。

“家里唯一值钱的好像只有这幅画了,以前舍不得卖,那是还有一点念想,现在我留着也用不了,希望云南爱心鸟失独家庭关爱中心能帮这幅巨型十字绣找个好东家,卖个好价钱。”刘联琴说,这是她唯一值钱的东西。如果你有意向,可以拨打云南爱心鸟失独家庭关爱中心电话:0871——68055706。


编辑:

医院好不好,市民说了算

    你去医院看病,是否遭遇到看病贵、看病难的苦恼? [详细]
精品阅读
互动专区